您所在的位置:长平澉东信息门户网>综合>300年前大清如何收复台湾?和平谈判无效,最终武力统一
300年前大清如何收复台湾?和平谈判无效,最终武力统一
发布时间:2019-10-29 16:49:22   点击数:1733

作者:大伊凡

说到台湾,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台湾自古以来就是我们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三国时期,魏文和诸葛智“从海上漂到宜州”。即使魏文和诸葛智真的踏上了台湾岛的土地,他们在台湾停留的时间也不长,他们不得不在一年内撤军并恢复生活。与此同时,由于岛上流行病蔓延,据记载,士兵们带着他们“并没有拯救十分之一的人”。

国画《魏文海夷图》描绘了三国时期吴国舰队抵达台湾的场景。

元朝以前,袁婷在澎湖列岛设立澎湖巡检司,澎湖列岛隶属福建泉州府。它负责澎湖列岛的安全和盗窃事务。它遵循明初的规则,没有将其管辖权扩展到台湾岛。

明代,明帝国对台湾岛的管辖权一直处于“薛定谔管辖”状态。结果,台湾岛成了各种力量相继介入的舞台。例如,在未来的一年,伟大的海盗严思琪(Yan Siqi)带领一群海盗和商人在台湾岛定居,并在岛上建房子开垦荒地。他被认为是第一个“在台湾定居”的“中国人”。

荷兰殖民者紧随其后,建立了一系列堡垒,如赤岗塔(Chihkan Tower)和格兰扎(Gueranza),利用台湾岛作为荷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幕府贸易的中转站。

明朝第四年(162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入侵中国台湾:

然而,当南明李咏皇帝经历了咒骂水的困难,即将被俘虏和杀害时,南明国的姓氏郑成功带领明军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最终驱逐了荷兰殖民者,开始了郑国统治时期。

郑成功收复台湾无疑是台湾历史和整个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这标志着台湾问题已经正式成为我们的“内政问题”,成为中央政府和地方分裂政权的问题。

郑成功收复了台湾,把台湾问题变成了中国的国内问题。

因此,子孙后代会把郑成功的历史功绩评价为“是尊重明说,还是确保台湾进入台湾?”这种评估是恰当的。

清朝收复台湾岛的历史

郑成功在收复台湾后仅六个月就因病去世。他的长子郑静在夺取了燕平国王的头衔后,继续带领军队统治台湾。此时,随着南明李咏皇帝的去世,清帝国基本上完成了统一明帝国“雨养农业线”内各地区的任务,只剩下台湾岛上的“反清反明”抵抗。为了解决台湾问题,清帝国立即开始了将“统一”和“军事统一”相结合的长期努力。

郑明时期的旗帜:

和平统一

所谓“和平统一”,是指清帝国和郑氏集团举行和谈,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从康熙一年(1662年)到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一共举行了十多次会谈,但每次都陷入一个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问题:台湾岛和郑氏集团的定位。

应该说,对清朝来说,对台湾岛的态度是“不脱离习俗的”。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负担,并裁定“超出财力”。只要郑氏集团愿意臣服于新王朝郑朔并终止其敌对态度,清朝也愿意将台湾移交给郑氏“代代相传”。清朝只有主权。

因此,康熙皇帝在谈判中一再让步,甚至承诺只要郑经向清朝投降,清政府就可以重新授予郑国延平王的称号。中央政府官员和清军都不会登陆台湾,也就是说,台湾岛将被视为郑氏家族的私有财产,郑氏将世世代代“守护台湾岛”。

郑成功之子:郑静;

然而,对郑静来说,这些条件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首先,作为郑成功的儿子,“反清反明”在政治上是正确的,不能轻易动摇。其次,郑氏家族在很大程度上不依赖于土地,而是依赖于强大的海上贸易力量。

由于清政府相对较弱的海上力量和郑的贸易船队从日本与东南亚的贸易中获利,郑认为“这是稳定的”,并坚持“海外独立”。例如,在康熙六年(1667年)举行的和平谈判中,郑静回复他代表清朝的叔叔董邦社说:“今天,东宁市有另一种方式在境外做事...如果清朝以海滨为其危险,以老百姓为其思想,那么它可以以外交礼遇相待,良好地交换市场,和平地让军队和人民休息,那么它的侄子们就不会害怕倾听……”

他可以接受的条件是“按照朝鲜的例子,成为一名部长并向他致敬”,即把台湾变成一个独立于中国的内政部长。正是这种原则上的巨大矛盾导致了双方许多和平谈判的失败。

力量的统一

和谈失败后,清政府开始采取“军事统一”的战略。当时,清海军不如郑钧强大,康熙皇帝不得不采取“禁止出海”的残酷政策,禁止沿海居民在海上捕鱼经商。

这一政策给沿海的民生经济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并没有改变清政府面对郑氏集团的消极军事局面。如前所述,郑氏集团的经营逻辑不同于农业国。这是一个具有海洋贸易性质的政治、经济和军事集团,不能从大陆获得的东西可以通过海外贸易运输。所以双方陷入了僵局。

福建沿海“移境禁海”示意图的一部分,图中粉红色的部分是清廷创造的无人区:

出人意料的是,康熙十二年(1673年)武王三桂起义引发的“三藩之乱”反而成了扭转清朝与郑氏集团军事对比的最佳时机。“三藩之乱”开始时,郑氏集团觉得“机会来了”。不,这不是“反清复明”的机会,而是“拓展疆域”的机会。

遵循这一逻辑,郑静不仅未能抓住“反清反明”的机会与三藩联手反清,还开始攻击耿仲晶守卫福建、连科泉州、漳州等地的总部,甚至耿仲晶也被激怒再次向清朝投降。与此同时,郑经进一步要求清政府将泉州、漳州、潮州、惠州四个州府“割让给郑国作为私有财产”。自然,清政府不能同意,双方不得不继续战斗。

然而,随着康熙皇帝逐渐平息“三藩之乱”,登陆河堤的郑军很快被清军击败。多达10万名官兵倒在地上。郑静的部门只剩下5万多名作战士兵和辅助士兵,以及300艘战舰。他再也无法与清廷对抗,不得不再次回到台湾关上门。

郑经西征成为改变双方实力平衡的关键转折:

康熙二十年(1681年),康熙再次要求与郑佳发和谈。这一次,有实力的康熙有了很大的毅力。他说:“台湾的土匪都来自福建,不能和琉球、高丽等外国相比。”他明确拒绝了将台湾变成清朝附庸国的要求。这时,郑静没有资本可言,他的信心崩溃了,他整天沉溺于酒色以麻醉自己。

不久,郑静因病去世。郑静死后,郑氏家族内部爆发了内乱。掌握军事大权的刘国轩与冯希凡勾结,杀害郑静的大儿子郑克仓,并支持他12岁的小儿子郑克双继承他的王位。刘和丰都掌握着实权。

他们知道他们的权力并不公平,所以他们整天高压镇压反对派,“有一点小差距,全家人都被屠杀,每个人都想到了危险。”台湾岛成了屠宰场,郑钧陷入恐慌,在短短两年内,两万多名官兵乘船来到大陆,进一步削弱了台湾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康熙认为统一台湾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台南市延平宫的正殿里,郑经死后,郑政权已经在刘国轩和冯希凡的控制之下。

然而,即便如此,清廷仍在讨论是否立即实施“军事统治”。有些人认为“海洋风险很远,风浪不可预测,要想赢得比赛需要很长时间,很难计划好一切”。在这个关键时刻,圣吴文怡四位官员的观点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三文是内阁学士李光地,福建总督姚启生和福建总督吴兴祚,义乌是福建海军司令员石郎。正是他们的强烈主张最终使康熙下定决心用武力完成台湾统一。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六月,施琅亲自率领两万多名福建海军官兵和300多艘军舰前往澎湖,拉开了台湾统一的序幕。6月22日,双方在澎湖海面交战。激烈的海战持续了7到8个小时,战场上“枪林弹雨”。烟雾和火焰笼罩着天空,手边看不见。"

史朗“射出箭,伤了眼睛,用手帕浸透了血”,仍然坚持指挥战斗。最后,台湾海军彻底被消灭了。郑军损失了12000人,近5000人投降。刘国轩乘快艇逃到台湾。然而,清军仅伤亡2000人,并取得决定性胜利。

澎湖决战后,台湾只剩下一万多人。不再可能阻止史朗攻击台湾。最后,拥有军事实力的刘国轩派兵胁迫郑克双和冯希凡投降,以保全自己的生命。

8月13日,石郎率领海军师进入台湾,郑氏集团向石郎赠送了王艳萍阴、台土地的户籍,正式投降。8月15日,农历中秋节,台湾平定的好消息回到了北京。康熙皇帝非常激动,一时冲动写了一首诗:

“万里扶桑初弓,水犀军指岛门空。我上法庭的原因是为了培养我的美德。柔软远非武术。牙齿帐篷在秋天,羽毛森林在月亮上玩耍。长期以来,海隅一直在思考着老百姓的困境。从现在开始,耕作和切割将是一样的。”

《平定台湾的帝国胜利计划》描绘了施琅舰队的胜利。

郑政权被消灭后,清政府面临着如何处理台湾的问题。当时,清廷有大量目光短浅的官僚。他们认为台湾与海外隔绝,无法自卫。最好是放弃它或者把它交给荷兰人。

然而,石郎此时再次显示了他的远见卓识。他指出,“台湾不能被抛弃”,而且“这个地方原本属于红头发(即荷兰人)...利用这一差距重新获得土地的所有权,它将偷一瞥大陆,激起人民的心,凭借甲板船的力量,它将在海外战无不胜,沿海省份将难以无险吞下...放弃它肯定会导致大灾难,永远真诚地离开边境。”

康熙再次听取了施琅的意见,决定将台湾正式纳入中国领土。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台湾成立了福建省管辖的三县台湾政府,由中央政府派出的官员直接统治。随后,随着《禁止海上移民令》的废除,大量福建和广东居民移居台湾岛。一方面,台湾的农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另一方面,台湾的文化基础逐渐与中原的农耕文化融合。这些居民也成了台湾“客家人”的祖先。

石郎的巨型雕像,位于石郎的故乡福建晋江,纪念中华民族的历史英雄:

从那以后,台湾最终成为中国领土不可争议的一部分。虽然它在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期间被日本夺走,但1943年的《开罗宣言》和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都确认台湾岛在国际法层面上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所有这些都可以追溯到1684年清朝对台湾岛的直接统治。

台湾政府成立之初,其管辖权主要集中在台湾岛西部平原地区:

清朝建立对台湾岛的直接主权后,康熙皇帝又把目光转向了北方。在黑龙江以北的辽阔土地上,一个来自欧洲的新帝国:俄罗斯正在向清帝国的北部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