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长平澉东信息门户网>国际>新中国70年的世界印记|跨越半个多世纪,中国援非医疗队成“金
新中国70年的世界印记|跨越半个多世纪,中国援非医疗队成“金
发布时间:2019-11-01 10:43:54   点击数:4977

[编者按]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越来越大,国际社会也有同感。《参考新闻》发布了一篇关于“新中国世界标志70年”的专题报道。在中国走向世界、融入世界和领导世界的70年中,中国访问了历史事件发生的地方,采访了历史事件的见证人,从世界的角度以故事的形式系统地概述了中国与世界的多层次互动历史,介绍了中国对世界发展的巨大贡献。1963年1月,中国向非洲派出了第一支医疗队。在过去的50年里,中国向非洲国家派遣了大约25000名医务人员。本文讲述了中国医疗队成员克服重重困难,改善非洲人民医疗健康的故事。

八月,埃塞俄比亚正处于雨季。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西南300多公里的奥罗米亚省吉马市巴吉村,雨一直在下。48岁的祖迪·海勒戴着纱布围巾,手里拿着扫帚,正在耿梅的墓地里扫墓。清除杂草,擦去墓碑上的灰尘,清理路人扔在墓地周围的垃圾是海勒和她已经去世44年的父母的工作。

今年4月5日,中国政府资助的“梅根延路”在八井村开通。沿着蜿蜒的道路,尽头是绿树,半球形的坟墓矗立在半山腰。墓前竖立了三块中文、阿姆哈拉文和英文大理石墓碑。另一块纪念耿梅逝世25周年的石碑上有两行字:白人士兵的模型和中埃友谊的使者。

自1963年中国向阿尔及利亚派出第一支非医疗支援队以来,它已经走过了56年的辉煌历史。2万多名中国医务人员已前往非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治疗2亿多名患者。51人因公殉职,葬在国外。耿梅年就是其中之一。

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国际合作司副司长冯勇表示,外援医疗队是一个持续时间最长、效果最好、最接近非洲人民的伟大项目。无论是中国的外援还是外交工作,中国的外援医疗队都是一块“金招牌”。“不怕艰难,愿意付出,救死扶伤,爱无边”这16个字高度概括了中国援外医疗队的无私奉献和国际人道主义精神。

治愈的是疾病,剩下的是情感。

45年前,来自河南安阳的梅更年带领一个由13名中国医生组成的医疗队到即墨市寻求外援。根据当年小组成员的记忆,在埃塞阿比亚村,耿梅带领医疗小组在树荫下搭起一张桌子,站在烈日下接待病人。在最繁忙的一天,耿梅接受了313次探视,做了7次手术。除了吃饭,她几乎一刻也没有休息,而树下的小方桌成了这个地区最温暖的诊所。1975年,在一次返回灾区的旅途中,这位51岁的老人死于一场车祸,他被安葬在一个外国。

80多岁的村民瓦尔迪·伊德里斯(Waldi Idris)说,当年耿梅去世并下葬时,几乎所有的吉马人都参加了葬礼。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吉马的许多人现在都知道了耿梅的故事,亲切地称巴吉村为“中国村”。

耿梅于1960年去世时,海勒才三岁多一点。当她父亲得知耿梅为了帮助埃塞俄比亚的医疗卫生工作而去世时,他深受感动。他自愿捐赠了家里的一块玉米地,在耿梅建了一座公墓。后来,海勒经常跟随父亲扫墓。他的父母相继去世后,海勒没有忘记父亲的指示,坚持每周都去参观陵墓。

“我有两个儿子和几个弟弟。如果我不在这里,他们会好好保管墓地。”海勒告诉参考新闻。

千里之外,耿梅年的三个孩子都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从事医疗卫生工作。1998年,作为第十医疗队的一员,梅更年的长子梅薛倩踏上了他父亲为之奋斗的土地。在埃塞俄比亚的第一站,梅·薛倩去了他父亲的墓地,见到了海勒的父亲,他一直在自愿扫墓。

当地语言很难理解,但我清楚地听到老人一遍又一遍地说:“谢谢,谢谢。”梅薛倩说道。

梅根尼父子和海勒父女的故事在当地广为人知。人们知道中国医生治疗疾病,把情感抛在脑后。

“中国医生给我们带来希望”

8月初,早晨的一场大雨使得通往桑给巴尔夸提普拉国家医院的道路更加泥泞,难以行走。前一天刚做完手术的白内障患者伊萨·哈米斯(Issa khamis)一大早就赶到诊所门口,等待中国医生林小君为他摘下纱布并在出院前做检查。

在非洲,紫外线很强,许多病人患有白内障。然而,由于医疗条件差,大多数患者等到白内障发展到近乎失明的程度,这大大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和时间。此外,在桑给巴尔,各种传染病高发且缺乏消毒设备,医疗团队成员也面临各种感染风险。江苏省医院的林小君在检查后没有及时给病人的眼睛消毒。他还无意中感染了细菌性结膜炎,眼睛连续几天红肿。

第二次帮助非洲的妇产科医生杨凡承认马达加斯加阿诺德希亚拉医院一半的病人不育。她开玩笑地称自己为“拯救儿童的仁慈女神”。仅在八个月内,她就成功地让四名常年寻求医疗的当地妇女成为母亲。

安德里亚已经不孕15年了,现在是五个月的准妈妈。“是中国医生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和幸福,”她说。

鉴于许多非洲国家医药短缺,中国医疗队将针灸、按摩、拔罐等中医疗法引入援助,这些疗法因价格低廉、疗效好而在非洲广受欢迎。

“朱博士很了不起。我的背现在好多了。自从去年七月以来,我的背伤得很重,我无法下床。我做了核磁共振,但是我找不出问题。我也吃了很多药,但仍然没有效果。直到我82岁的邻居推荐我针灸。”今年1月,纳米比亚首位黑人播音员玛拉·鲍姆加特纳(Mara baumgartner)来到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卡瓦列拉医院中医针灸科,开始每周两次针灸治疗。

50岁的朱海林出国前在浙江中医药大学任教,今年是他第三次接受援助。浙江省从1996年开始向纳米比亚派遣医疗队。每学期两年,由两名中国医生和两名护士组成。朱海林说:“越来越多像玛拉这样的病人在当地有一定的身份。在非洲工作的第五年,我发现纳米比亚人民也越来越了解和接受中医治疗方法,并认可中医。”

经过多年的外援,许多中国医疗队成员与当地病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虽然条件很困难,我们像兄弟姐妹一样与病人相处。他们会给我们红薯、土豆和其他农产品。我们还会给他们自制豆腐和其他中国菜品尝。”84岁的龚美玲回忆了他从1990年到1996年的两次外援经历。

作为中国第七和第九医疗救援队副队长,龚美玲在赞比亚工作了四年多。援助结束后,他深感赞比亚的医疗条件落后,急需医生。退休后,他回到赞比亚,开了一家诊所,并继续为赞比亚人民服务了22年。

留下“一支不可被带走的医疗队”

埃博拉疫情被称为“看不见的魔鬼”,是中国情感、正义和责任的“试金石”。2014年,埃博拉在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爆发。中国在这场运动中起了带头作用,向包括三个受影响国家在内的非洲国家提供了价值7.5亿元人民币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向非洲派遣了近1200名医务人员和公共卫生专家抗击疫情,并发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全球卫生运动。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就是其中之一。2014年11月至2015年2月,卢洪洲参加了中国首个12人教师培训团队,前往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西非国家塞拉利昂,开展公共卫生教师培训,协助非洲抗击疫情。他和他的队友培训了4000多名埃博拉防控社会人员和宣传教育人员,并成功将中国在急性传染病防控方面的经验应用到当地埃博拉防控实践中。

“他们教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实验室医生,我在日常工作中积极向中国塞拉利昂医疗援助小组成员学习,这让我受益匪浅。”中国-塞拉利昂友谊医院的实验室医生摩西·塞内西说。

中国不仅向非洲派遣医疗人员拯救生命和开展培训,还邀请非洲医疗人员到中国帮助非洲同事携手提高医疗服务水平,为非洲留下“不可带走的医疗团队”。

两年前,10名几内亚医务人员来到北京。他们分别在北京语言大学和首都医科大学接受了为期一年的汉语培训以及临床和管理培训。他们计划在今年八月底前回家。

迄今为止,约有8万名非洲医务人员在中国接受了培训。

从最初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到培训优秀的当地医生,提供更先进的技术设备,以及针对频繁发生的当地疾病制定有针对性的预防和治疗方案,中国的援助始终符合非洲的实际需要。目前,中国已经在32个非洲国家建立了医院。它与埃塞俄比亚等15个非洲国家的医院签署了合作协议。它在佛得角和津巴布韦等七个国家开展了妇幼保健示范项目。它举办了30多次“光之漫步”活动,派出了200多名眼科医生,并为9000多名非洲白内障患者做了手术。医疗救助已成为中非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光明名片。(记者参加写作:彭丽君、吴长伟、文浩、徐峥、王朔、邱炳清、邱毅、邢建桥)

云南11选5